来自 课外天地 2017-12-20 11:40 的文章

丑儿

 

“ 丑儿”不是一个人的名字。

不知从哪天起,村子里多了一位不速之客――一只长相奇异的狗。这只狗身型奇小,和猫眯一样大,身材瘦弱,头和螳螂的脑袋形状极其相似,但要比螳螂的略大,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秃一块的,半透明的肚皮,甚至可以看到它的五脏六腑。它似乎好些天没有吃过东西,到处寻找可以用来填饱肚子的垃圾吃。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经常受到当地禽兽们的欺侮,因此,它的皮肤时常受伤挂彩。

 

 

一日,狗们在街边玩耍,它们不约而同地发现陌生的同类,长得难看死了,它们便一拥而上,群殴这个奇丑无比的家伙,把它打得夹着尾巴躺在地上直打滚,哀号甚是可怜。正是狗们肆无忌惮的狂虐它的时候,我的妻子一声厉喝,狗们吓得四处逃窜。这只狗得救了。

妻子回到家里的时候,这只狗也跟着她来到我家。妻为它伤口上了药,又给它找了些食物充饥,拍拍它的小脑袋,说:回你自己的家吧。狗没有反应,趴在我家院子的角落里,从此,它便成了我家的一员。妻给它取名为“壮壮”,希望它能早日强壮起来。可我的儿子(三年级的小学生)不同意,认为这么好的名字给它用,是用糟蹋了,非要叫它“丑儿”不可。妻拗不过他,“行行行,就依你。”从此这只流浪的癞皮狗有了自己的名字。

 

 

丑儿在我妻子照顾下,身体越来越强壮了。但始终没能改变儿子对它的偏见,因为丑儿实在太难看了,因此儿子非常厌恶它。 

一日,妻有事回娘家,儿子央求我,非要我把丑儿送出去。儿子自然有他的道理:自从丑儿来到咱家,我一顿饱饭没吃过,看到它就恶心,学习成绩也下降了……听了儿子的诉说,我狠狠心,就算为了儿子,也要把这只本不属于我家的狗送出去。

我找来一条编织袋,把狗装在里面,然后骑着摩托车走出二十多公里的路程,我把编织袋轻轻地放在路边,就快速返回家中,儿子知道我把丑儿送了出去,显得很高兴。

 

 

傍晚时分,妻子回来,一眼就发现丑儿不见了,就断定是我把丑儿送出去了。我把儿子对我说的那番话讲给她,她沉默了一会儿,无奈地说:这就看它的造化了。

就在这天夜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忽然听得狗叫的厉害,整个庄子里仿佛异口同声,邻家的,我家的(我家原来有一只狗)叫得更凶。紧接着,我家鸡架里的鸡们唧唧嘎嘎的乱叫,心想:不好,有野兽来叼鸡了。我赶紧打开灯,披上衣服出去,二十多只鸡,都聚集在一个墙角,有两只和猫一般大小的野兽倒在鸡架的中央,鲜红的血几乎染红了鸡架的地面,我家的狗只在门口乱叫。我走近一看,啊,是丑儿,正是我白天送出去的丑儿,是它用凌乱的牙齿死死地咬住山狸子的喉咙,而山狸子也同样狠狠地咬住丑儿的要害。它们是同归于尽!二十多只鸡却完好无损。

“可难为了这么瘦弱的丑儿”,人们说。

“比起那些体型健硕的狗,丑儿是勇敢的”人们说。

“跟那些受宠的小狗们来比,丑儿更美”,人们说。

“ 这么小的狗竟也懂得感恩”,人们说。

“这么丑的狗,竟然做出……”,人们说。

……

听着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儿子眼圈红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