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课外天地 2017-12-14 09:58 的文章

我和妹妹

我们是被血缘强制牵连在一起的,我们的身体里流淌着的是相同的血液。

妹妹是在我六岁那年出生的,六岁的孩童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标准。于是在妈妈来到自己身边问道:“小霄,妈妈给你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好吗?”

那时的我啊,怎么回答的呢?让我想想,对了,当时的我受影视剧的影响,认为大人一旦有了第二个小孩,当姐姐或者哥哥的就处于劣势了。所以我放下手里的玩具抱着妈妈撒娇娇试图让她放弃这个想法:“我不要,我不要弟弟和妹妹”

结果妈妈揉了揉我的头,慢慢的给我说了好多当姐姐的好处,从“有了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可以陪你玩,而且还可以叫她干什么就干什么”

到“你当了姐姐就是最大的你不是总让院子里的小梦把你叫姐姐吗”,是的,当时的我被妈妈的理由说服了,我动心了,却全然不知后来的我一次又一次的被我的妹妹气到无语。

就这样,妹妹在全家人的期待中来到了这个世界。我比她大六岁,我是姐姐,她是妹妹,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就在这世界上多了一个最重要的人,最亲的亲人。

在成长的日子里,我和妹妹的成长就好比一部战争史,我是一个小国,她也是一个小国,然而她这个小国野心挺大,试图侵略我国领土,结果在她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后,她选择向邻边某一大国求助,来挑战我国权威。某一大国就是我的爷爷奶奶。

她在与我的交锋中失败后搬来了爷爷奶奶这两座大山,横在我面前,提她打掩护,以供她趁机突围。我方溃不成军。她不像妹妹,我不像姐姐,双方绞尽脑汁的给对方“使绊子”“布置陷阱”。作为姐姐的我竟然连连败绩,全是因为爷爷奶奶的威力太大,实力太强。

我无可奈何也无计可施。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矛盾也日益增多,我们经常会为了谁洗碗,谁扫地,谁多用了钱之类的小事争吵,甚至是大打出手,谁都认为自己没错,自己为什么要迁就对方。

母亲常说“你们俩姐妹上辈子一定是仇家,这辈子做了姐妹,也没法好好相处。”

我们的冲突最大的一次,便是在她六年级叛逆时期,她经常早出晚归,我无意中发现她社交软件里有个备注为哥哥的人给她发来信息“我又想听你说话了”我在脑海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搜索到一个关于哥哥的人会给她发信息说想听她说话。

我没有翻看她的聊天记录,我将手机递给她“是谁?”

她一把抢过手机对我吼道“谁让你看我信息的。”

很明显的欲盖弥彰。她涨红的脸暴露了她的紧张。已经高中生的我,对六年级的妹妹太熟悉了。

我当天直接告诉我妈说妹妹在外面乱认哥哥,战争一触即发!

她说那个人是她同学的一个哥哥,然而经过我的询问,她同学交代了一切,那个男生是当地一所职业学校里的,和她们是通过网上认识的。

显然妹妹找到的借口并不成功,她只得坦白“她们是在网上认识的,”

爸爸没收了她的手机。至此妹妹与我反目成仇,她对我冷眼相待,我对她默然视之。那段时间,我们就好比陌生人一般,在同一屋檐下竟然可以持续一周互不说话,连眼神交流都很少很少,彼此刻意避开彼此。

只是血缘真的很奇妙,尽管我和她僵持到陌生人地步,在我和闺蜜闹矛盾躲在被盖里偷偷哭泣的时候,她会来到我房间钻进我的被盖从我背后抱住我对我说“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只是我不知道怎么承认错误。”她用她的道歉抚慰了我对友谊失败而感到的难过。我记得那天晚上她说了很多,她说“姐,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你不要哭了,你是姐姐”……

我知道,妹妹的叛逆期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我们和好了,虽然也会有矛盾,还会为了谁洗碗而争论,但是在面对彼此伤心难过的时候还是会义无反顾的相偎在一起。

 

我们是被血缘强制牵连在一起的姐妹,却是这世界里彼此最相近的人。这种强制性无法改变的事实就让它诚实下去,姐妹二字是两个人的全世界。

这个和我相同血缘,相同家庭的人。走的每一步我都在她背后,我大她六岁,我是姐姐,她是妹妹,曾有过争锋相对的岁月却也是我们最真实的回忆。

嗯,我们是姐妹。我是姐姐,她是妹妹。